FydeOS 中文社区

面向未来的云驱动操作系统 中文社区 开发交流 我建议创造中文汉字汉语编程软件栈.

该话题包含 2 回复,有 2 参与者,并且由 lenggudu lenggudu7 月 前 最后一次更新。

  • 作者
    帖子
  • #17618
    lenggudu
    lenggudu
    参与者

    基于中文汉字汉语的编程语言和编译器. 丰富软件商店

    如果目标方向是国产化的话,那么,我设想的是一种命令行式的linux(不带图形界面)那样的基于完全中文汉字汉语的操作系统,不单单是命令行界面是用中文汉字汉语来表现,程序源代码也应该用中文汉字汉语编程来表示,这样使用者就不会局限在用户层面,逐渐发展到能诞生AppleScript这样的存在,做到全文本中文汉字汉语操控计算机是第一步,就模仿西方软件体系发展的经验.第二步再发展图形用户界面. 国产化操作系统的开发者只要专注于将底层的翻译工作从无到有,0到1的转移过程即可,我想这个工作量相比于完全从零创造要少得多,因为不管是虚拟化(内核,编译器)还是服务(壳,上层组件)均有可模仿的对象,有参照物.

    • 该话题由 lenggudu lenggudu 于 7 月 前 修正。
  • #17645

    Alpha
    管理员

    感谢建议,听起来有点像易语言?

    你可能对我们有些误解。FydeOS 是基于 Chromium 开源项目的二次开发的操作系统产品,虽然目前针对国内教育市场优化产品方向,但 FydeOS 从来就不是国产操作系统,我们也从来没有在任何场合提过国产二字。我们希望能将开源社区提供的先进技术重新包装,给目前教育行业提供一种新的解决方案,为我们国家的下一代在泛 STEAM 教育领域做出一点贡献。

    计算机技术是一门涉及面很宽的、系统的工程技术。和其它绝大部分科学、工程技术一样,计算机技术的前沿以及大量重要的文献资料均为英文撰写。用纯中文环境来规避计算机技术对英文语言基本能力的需要,并不妥。

    我希望能有更多的人用正确的方式打开计算机技术的大门,而不是试图走捷径。如果 FydeOS 能为这些年轻人提供一些帮助,那再好不过。

    • 该回复由  Alpha 于 7 月 前 修正。
    • #17649
      lenggudu
      lenggudu
      参与者

      1. 好的,不过不仅仅是易语言那样的形态,我设想的是更往前走一步,达到新的里程碑.

      2. 或许我表达不够准确,我描述的国产化是指知识的国产化,即内化,同化,将别人的变成自己的. 而诸如您说的技术工程均以英文资料为基础,我想这并不是重点,因为可以自动地翻译,并且现在机翻水平与质量已有长足的进步.通过对'快速阅读,无声思维,内语言'的了解和学习,我发现不管什么种族,母语是最适合思考问题最适合表达的方式.

      3. 其实我也是站在教育和易于交流的角度来看待这个问题的,但我考虑的不仅仅是年轻的学生或下一代或下N代,我考虑的是全部的民众,是既有的社会人群体,这是包括了年轻的学生和未来后代范畴的.

      4. 我也并不是要求贵开发组专门开发这个项目,或转移方向什么的,无此意,我只是建议,从长远考虑的话或许对你们的发展或咱们整个国家的发展有一定益处.

      1.我对于,你说将开源组件重新整理包装持赞赏态度,这是值得肯定的,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往前看是每个聪明人都应该做出的尝试和行为,创造中文汉字汉语编程软件栈并不是为了走捷径也不是为了规避对英语西文字母字符体系的需要,而是为了实现更大范围的普及计算机技术和计算机科学到各个民族,不单单是只为咱们中华民族着想,如果我们成功做到了这一点-即创造中文汉字汉语编程软件栈,那么别的民族就可以借此经验.往大了说是为了人类文明着想,模仿学习伊龙马斯克那样的超前意识为人来下一步长远发展为当前人类面临的一切艰难困境找新途径.因为计算机技术和计算机科学可以聚智慧,如果人类智慧齐聚并结晶,那么未来几十年人类可能迎来爆发式的发展.

      1.当前不单单是咱们国,世界其他民族还有很多人处在连衣食住行都无法解决的状态,处于马斯洛需求层的最底层,我意识到了这一点并找到了可能会带来变革的人类道路新途径,所以想尽可能的把这样的想法告诉给更多人知道,这可以解决的不仅仅你我他单个民族的问题,而可能是整个人类族群的生存问题.包括现有生态的改造和去其他行星殖民的改造能力.从整个历史来看,人类制造问题的速度远远大于解决问题的速度,假如说只把解决问题的责任不断推给后代下一代,让全世界各种民族的人去学英语西文字母字符体系中涵盖的智慧量,我觉得这个可能是一件不明智的决定.我刚刚看了世界人口数,已经达到76亿多,这当中90%的人脑子是健全的,那么TA们就可以为人类整个群体提供智慧量,知识是死的,智能创造发现的智慧是活的,我们的方向或许应该让尽可能多的健全脑子装载活的智慧,并发挥出更大的作用.

      1.数理化,stem,包括计算机技术和计算机科学在76亿众之中的普及实在是太低了,就比如编程解决问题这一技能,程序员从业者即便是在咱们14亿众当中也才500万左右(搜索新闻获知),这可能真的不是一个好消息,假如说人类找不到新的进化途径而被费米悖论大过滤器的推理预言掐中了的话,那实在是.....一件不可言喻的事,我觉得我们应该积极具备探索精神,而不是过一天算一天的度日态度.所以说这些可能太过于超前和遥远,但如果看离咱们近的解决途径却是存在的,创造中文汉字汉语编程软件栈或许会为咱们民族打开一条新路,就像我开头说的,创造的基础西方软件工业体系已有模仿的对象,现在大可以捡经验来用.当前咱们的半导体工业已在蓬勃发展,所以软件行业,制造程序的步伐不妨先前进一步,未来也可以自由嫁接到咱们的电路结构上.

抱歉,回复话题必需登录。